历史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 序说:康熙乾隆松花江捕捉鲟鳇鱼
  •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日期:2022-08-04点击率:
  •   鲟鳇鱼在现今的松花江中上游近乎绝迹了,现在只生活在松花江与黑龙江交汇的流域

      鲟鳇鱼是与恐龙同时代的动物,可以追溯到一亿三千万年前,可谓地球上的活化石。它的脊背上天生5行大的菱形骨板,如同脊背长有骨板的剑龙。有人推断说,这种鲟鳇鱼脊背的骨板,就是古代恐龙属动物的遗传。当然这种证明极其困难,因为恐龙时代毕竟太过遥远了。有研究说,恐龙时代的后期,地球突然遭遇剧烈的自然嬗变,于是恐龙逐渐灭绝,而鲟鳇鱼却保留了下来。可见鲟鳇鱼的基因是何等强大。

      它体型似纺锤,浑身像鲶鱼、黄鳝一样无鳞。头如笆斗,上唇细长,好像鲨鱼的尖吻,嘴巴隐藏在尖吻的下面,与腹部齐平。小眼睛和硕大的脑袋、粗长的身体极不相称,有些像蛇眼一样小而丑陋。奇怪的是它的头部唇边还长着几根触角似的长须。肚皮白色,但头部与身体呈灰黄色,这大概是清朝时代吉林打牲乌拉总管衙门的捕鱼渔丁把它叫“黄鱼”的原因。

      鲟鳇鱼是回游鱼类,一旦产卵期近,它就会从日本海或者鞑靼海峡循着淡水游进黑龙江,然后向上游进军,一直游进松花江中上游宽阔的激流处,才把它那珍贵的鱼卵产到江底的礁石上,再游回大海,完成一个生命生产周期。古代人的

      多年来,民间一直在猜测鲟鳇鱼为何会成为大清王朝皇家几百年必不可少的贡鱼,而且一旦数量不够,体量不够,吉林打牲乌拉总管衙门的总管及其所属干部,都要受到革职、罚俸的处罚。据有关史料记载,乾隆年间,乾隆皇帝私访大栅栏时,发现市场出卖的鲟鳇鱼长有丈余,体态硕大,威武异常,比之吉林打牲乌拉总管衙门进贡的鲟鳇鱼要大得多。乾隆大怒,立即下旨对吉林打牲乌拉衙门的总管进行革职并罚俸三年的严厉处罚。

      “鲟鳇鱼二个”的贡品。光绪年间的学者徐珂在《清稗类钞·动物·鲟鳇》中记载:“鲟鳇,一名鳣(shàn),产江河及近海深水中。无鳞,状似鲟鱼,长者至一二丈,背有骨甲,鼻长,口近颔下,有触须。脂深黄,与淡黄色之肉层层相间。脊骨及鼻皆软脆,谓之鲟鱼骨,可入馔(zhuàn,饭食)。”徐珂还说:“奉天之鱼,至为肥美,而鱏鳇尤奇。巨口细睛,鼻端有角,大者丈许,重可三百斤,冬日可食,都人目为珍品。”——徐珂说的奉天,泛指东北。第二,鲟鳇鱼是难得的滋补品。

      “其肝主治恶疮疥癣”,又在“鲟鱼”条下引述云:“其肉补虑益气,强身健体,煮汁饮,治血淋;其鼻肉作脯补虑下气;其籽如小豆,食之健美,杀腹内小虫。”“鲟骨长腰力,食之延年益寿,明目壮阳”。

      大家试想一下,鲟鳇鱼肉既鲜美,又能治疗这么多古怪的疾病。爱新觉罗氏皇族若干,后宫佳丽三千,加之皇宫御医既重视又忽悠,哪个皇帝不惜命?哪个嫔妃宫女不爱美?哪个皇家的王公贵戚、哪个朝中的官僚、哪位宫中有权的太监工人不想吃一点尝尝鲜,健健体治治病?

      第三,鲟鳇鱼个体硕大,是江河中的霸王,是鱼虾中的鱼龙,且有个“鳇”字做名,更沾了皇家的光。

      其实,在吉林市的乌拉街镇的满族群众那里,至今还可以听到关于皇家为何重视捕捞鲟鳇鱼的各种版本的传说。其中,传说宫中大年除夕的团年饭必吃鲟鳇鱼。

      说大年初一的早晨,当宫中的大钟敲响前,皇帝亲临太和殿前,看太监把吉林打牲乌拉总管衙门进贡来的最大的鲟鳇鱼从冰窖中抬出来,抬到太和殿前石阶之上,重新裹上新的黄绫子,鱼头鱼尾配上专用大红宫花,所有的皇子必须给皇帝拜年后,当着皇帝的面儿,不准太监搀扶地自己登上鲟鳇鱼头上踩一踩,跳一跳。踩一踩,叫做踏龙头,站稳了,保太平。跳一跳,叫跳龙头,寓意为跃龙门。实际上皇子生皇家,就是生在龙门之内,还需要跳什么龙门?大概寓意是皇子们人人都要有当个好皇帝或者好王子的理想而已。

      如果容易捕捞的话,康熙皇帝和乾隆皇帝绝对不会多次临江操舟捕捞却空手而回。有人说,康熙和乾隆的捕鱼诗词中,不是都有关于捕捞到的鲟鳇鱼的描写吗?我认为,那是诗人的联想和诗意的浪漫。因为《清实录》《吉林通志》《吉林外纪》《吉林打牲乌拉总管衙门典志》上并没有关于康熙和乾隆帝捕捉到鲟鳇鱼的片纸只字的记述。

      康熙第一次东巡吉林时,曾亲手在龙堋驾舟捕捞鲟鳇鱼。康熙第二次奉太后,带领七位皇子东巡吉林时,专门在松花江各黄鱼圈码头游历多天。乾隆东巡吉林也在松花江上亲自下过江捕过鱼。两位皇帝如此重大的活动有关史料都有记录,但是,唯独没有他们捕到鲟鳇鱼的记录。如果两位皇帝真正捕到了鲟鳇鱼,而有关史官不记,那恐犯有杀头之罪吧!想一想,康熙东巡吉林途中,每到一地射死多少野兽,都有笼统的记载。如果射死老虎,那么必有

      “射殪二虎”的记载。一句话,两位皇帝如此想亲手捕到鲟鳇鱼,但恰恰没有捕到!

      一方面,野兽和鱼虾是人类生存不可或缺的美味佳肴。另一方面,那种参与的胜利感觉和收获的体验,可能是妙不可言的。国家现在为何要禁猎?因为人类太喜欢狩猎捕捞了,无论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土里钻的,水中游的,几乎被猎捕得越来越少,近乎绝迹了。大象敢猎,雄狮敢猎,老虎敢猎,熊罴敢猎,毒蛇也敢猎。水中的鱼呢?连足有一节火车长的庞然大物蓝鲸(蓝鲸 长度33.58米,重:239吨)都敢猎,何况最大的仅有几米长的鲟鳇鱼呢!

      捕捞几斤重的鲟鳇鱼,并非难事儿。捕捞十几斤、几十斤重的鲟鳇鱼,似乎就有困难了。一般的渔网很难网住这么大的鱼。水是鱼世界!水中的鱼犹如山中的老虎,水中的蛟龙,力气大得很。

      我在松花湖畔教学时,一名中学生在午休时的松花湖浅滩抱起一条被网住的十多斤重的鲤鱼时,出水的鲤鱼一个鲤鱼打挺,一尾巴就把那十几岁的男孩子拍倒在水中,那鲤鱼冲破几重渔网,接连几个鲤鱼跃波,倏然蹿进松花湖深处。

      还有一次,我在假期亲眼看到松花湖的渔民捕到一条27斤重的鲶鱼,两条船上的渔民凑到一起用渔网在水中缠了又缠,裹了又裹,抄罗子装不下这鱼,只好慢慢将它拖到浅滩处。一位年轻的渔民跳下船想按住它,结果被鲶鱼身体一弯,一个横扫落叶,毫不费力地抽倒在水中。试想,如果想捕捉住几米长的大鲟鳇鱼,没有特殊的捕捉办法,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长绳系叉,叉鱼背,纵去,徐挽绳,以从数里外。”此法极其危险,渔船会被鲟鳇鱼拖走,掀翻。前几年,我到黑龙江抚远市采访——抚远地处黑龙江、乌苏里江交汇的三角地带,是中国陆地最东端的地方,是满族先祖肃慎人的发祥地之一,原名“伊力嘎”,是赫哲语,意为“金色的鱼滩”。在那里,一位70多岁的赫哲族渔民说:这江中的鲟鳇鱼力大无穷,实在太可怕。头几年的一个闷热的下午,我正划着渔船和渔民小六子到前边的江中起网,平静的江面忽地涌起一道大浪,只见船头一侧的水下一尺左右的深处,显露出一个圆圆的黑糊糊的大鱼脑袋。